朣朣_winnie

花語選La Fleur 第一束花 《白色鈴蘭》

花語選La Fleur 第一束花 《白色鈴蘭》

某一個春日的早晨 8點的春日暖陽從大片的落地窗照進了La Fleur

Charlotte在吧台擺弄著從遙遠的南半球寄來的咖啡豆和乾燥花 淡淡的陽光灑在少女偏紅褐色的髮絲上像是度了層金

“這次是南美產的咖啡豆啊~是少見的公豆呢 幾年了還是記得呢...”
少女對著小麻布袋包裝的咖啡豆喃喃自語著
“也罷 不用白不用”

將豆子從袋裡到入約莫30公分高的玻璃圓柱罐中 拿起一旁的牛皮紙卡 講究的使用羽毛沾水筆 沾取*神祭之歌 紙卡上行雲流水的花體英文 閃爍著太陽神的光輝 感受著一年的豐饒 金粉灑落在隨風搖曳的麥田 一筆一劃都充斥著主人深沉而耀眼的愛

將罐子 紙卡和乾燥花束放到上層的木櫃後 清脆的風鈴聲剎然響起

藍黑色的髮 銀灰的瞳 清瘦的身材 卻透著一股不屈的傲氣

“真像隻高傲的埃及貓呢”少女對這位顧客第一映像讓自己淺笑了一下

“Welcome to Le Fleur. 今天需要什麼花呢?特拉法爾加醫生”

“這位當家的 我們素未謀面 當家的是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和職業的?”

奇怪的口癖 淺淺的壞笑 不容質疑的問句

明明是初春的早晨 卻還帶著一頂大冬天時的白色斑點絨毛帽 隨意的帽t 搭上修身的牛仔褲 隨意的搭配卻被這人被硬是穿出了街頭時尚的味道

特拉法爾加羅 A市最著名的外科醫生

年紀輕輕就登上本市第一醫院的外科部部長  是院長古蕾娃醫生的得意門生 據傳下一任的院長就是特拉法爾加

“醫生可是本市的名人呢 未見本人但都聽聞其名 白色斑點絨帽是醫生的記憶點呢 黑咖啡?”

Charlotte從櫃子裡拿出咖啡豆 細心磨成粉 用濾掛的方式 將熱水繞著圈沖泡 滿屋子的咖啡香圍繞著兩人

“當家的 我是來這裡買花 並不是來喝咖啡的 ”

羅雖然嘴上說著是要來買花 但卻拉開椅子 單手撐著頭 看著少女的動作

“這是我們店的規矩 一杯剛泡好的茶或咖啡 先要了解一個人 才能挑出最適合的花 來~請用”

“那就先謝謝當家的這杯咖啡了 ”

“醫生怎麼會想來這買花呢?是要自用還是...像傳聞一樣來給心上人買束花呢?”

“平時工作忙碌 沒有聽過這種小道消息 我是朋友介紹來這裡的 他說我平常太忙了 沒什麼時間出外旅遊 放盆植物或花束在辦公室放鬆一下”

“看來醫生很信任這位朋友呢 意外的是一個滿重要的朋友介紹”

“當家的給我推薦一束花吧 盆栽估計會被我養死 還是不要糟蹋一個生命好”

“平常醫生都是過分忙碌的 很少有自己的休假時間 估計醫生也還沒有個對象吧”

“當家的如果不開花店的話 算命估計也是很成功的”

“啊啦~還真的是呢 花就像是祝福一樣 你只要全心全意的照顧它 花也會給你想對應的祝福喔~請稍等一下可以隨便看看”

Charlotte走上二樓去取花了 羅獨自一人品

完咖啡四處打量了一下這間店

“真的和山治說的一樣呢 怪不得是這裡的常客 估計那位劍士當家的也在這請教過店長當家的吧”

約莫過了5分鐘 Charlotte抱著一束白色鈴蘭花走了下來

“我說當家的...這束花看起來很小女生啊”

“醫生可別小看這束鈴蘭 它的花語是期待幸福即將到來 是我給醫生的祝福喔 希望你能夠好好的照顧這束花 並期待著幸福”

Charlotte把白色的鈴蘭用和醫生髮色相近的藍灰色搭配銀灰色緞帶仔細的包裝好

“那就謝謝當家的祝福 過幾天我還會再來的 這張支票當家的請收下吧 先告辭”

“那就期待醫生的再次光臨La Fleur ”

羅走出店外 A市的春日早晨 微涼的天和溫暖的太陽讓醫生的嘴角又提高了幾分 看著手上的鈴蘭花束 一步一步走向不遠處的醫院

[A市第一醫院外科部部長辦公室]

羅細心的把鈴蘭花放入花瓶中擺在自己辦公桌旁的小桌子 還不忘灑點水 讓小巧的鈴蘭花更加楚楚可憐

“期待幸福即將到來是嗎?”

正當羅埋首在各種病歷及資料裡時 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

羅頭也不抬的繼續自己的工作

“老大 晚上有關醫療用機械手臂正式使用的晚會 院長說希望各部長都能出席 她本人也會親自到場”

進來的是一個帶著上面寫有Penguin絨帽的醫生

佩金 外科部副部長 特拉法爾加羅的同期生

“很少有那老魔女親自到場的晚會了 這次的合作是領先全球的 去看看也無妨 把邀請函放著吧 ”

“好的 老大 你買花啦 是白色鈴蘭呢 旁邊還掛著吊牌...La Fleur!!老大你去那里買花了 那里的花很難買到的說! ”

“是山治介紹我去那里買的 那里的當家的滿有趣的”

“欸好羨慕老大可以買到花 我也想給小面具送上一束呢 啊 今天的晚會小面具也會去 老大你可以帶我去不”

“一個月的甜點 在少就不帶你去了”

“老大...你真狠 我知道了!”

[A市 皇家酒店]

作為全市最大集團唐吉訶德家族旗下的第一酒店 設備應有盡有 可謂十足的奢華

晚會辦在24樓的宴會廳

作為A市黃金單身漢的羅 一進場就被其他投資方的老闆們的千金給團團圍住了

幸虧佩金手快 趕緊把他家老大給拉到了人少一些的吧台

“基拉 我還是不適合在這種場合 一群瘋女人淨是往我這裡跑 至少在這裡可以圖個安淨”

“沒想到這位紅毛當家的和我的想法一樣啊”

“彼此彼此 酒保 來一杯*Around the world給這位先生 ”

紅毛笑吟吟的看著醫生 但是醫生也不是好惹的 他決定先看這隻紅毛狗想玩什麼把戲

一杯華麗的調酒放在羅的面前 羅也不是不混夜店的 只是當上部長後日夜忙碌就少去了些 但是他大學的時候可玩得瘋了

“尤斯塔斯基德 這次機械手臂的設計師”

“特拉法爾加羅 A市第一醫院外科部長”

兩人伸出手 簡單的介紹和社交禮儀的握手

但是雙眼之間的較量可少不了

“這杯Around the world 請你 當作是見面禮小野貓”

“紅毛狗當家的說誰是野貓呢”

羅豎起了左手的中指 嘴角的壞笑卻停不下來 一把拿過酒 一口飲盡

“Bartender 給這位當家的來一杯*Between the Sheets ”

不久後又一杯調酒出現在桌上 基德一口飲完之後一把捏住羅的下巴耳語了幾句 在西裝外套的口袋塞進匆匆寫下的紙條就離去了



“結束後到這裡等我 小野貓

Expect for tonight. ”


TBC

作者废话
之前一个帐号莫名其妙被落乎封了 登不进去
之后会把楔子和预告1放在这个号 但是不会在打tag

评论(3)

热度(3)